錢鴻芳
  金秋十月,和分管領導,基層院李檢以及張科長去省院開會。
  沿途風景秋色正濃,層林盡染,奼紫嫣紅。
  在車上一行人話鋒正濃,說的都是檢察工作林林總總,談的全是王檢的工作安排件件樁樁,分管領導和李檢談起某基層院檢察室被推薦代表全市參評全省優秀檢察室,談起即將召開的檢察室工作現場會,談到激動處,火花四濺,神采飛揚,真個是談不夠的光輝路程,說不完的五彩未來。車行一個多小時,都漸覺疲憊,李檢靠在椅背上,鼾聲漸起,突然,只聽他在夢中嘟嘟囔囔說:這個事還要看看王檢怎麼說。聞聽此言不盡莞爾一笑,內心是滿滿的感動,連我這樣一個檢察機關里最小的細胞都被深深感染了。
  正是這位貌似武將的基層院檢察長,在他身上洋溢的那種對檢察事業的摯愛和細膩的激情讓我感動不已,為了迎接省院對口會議,他陪同我在午休間用兩個小時跑遍三個派駐基層檢察室,午飯未吃,滴水未沾,精益求精,處處安排得穩貼妥當。在他身上浸潤著一種對檢察事業鍥而不捨的勁頭,兩年來,這種勁頭不正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每一位檢察幹警身上嗎?正如同草原上的星星之火,先是一點,然後一簇,繼而成為熊熊燃燒的火焰。
  全市33個檢察室,檢察長從最南端的莘縣古雲檢察室,到最北端的高唐梁村檢察室,距離數百裡,多少次親臨現場的規劃安排,多少次說走就走的視察調研,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如數家珍,瞭然於胸,或許是早上剛剛上班,或許是傍晚天色黃昏,或許是周末行色匆匆,他的身影常常出現在八個縣院的檢察室里,問發展,催進度,提要求。有這樣一位帶頭人,你對工作還敢懈怠嗎?面對這一份對事業的執著,你還能渾渾噩噩得過且過嗎?兩年來,全市一千餘名檢察幹警無不深受感染鞭策,每個人的肩上都擔負著聊城檢察事業再創輝煌的沉甸甸的擔子。難怪我們的分管檢察長說自己“亞歷山大(壓力山大)”,同時又信心百倍。是啊,我們的困難有很多,但是,只要凝心聚力拼搏奉獻,我們的辦法就比困難更多。聊城檢察人從未像這一刻,充滿著自豪和激情,鬥志昂揚,因為有著明確的方向,蓬勃的希望,我們似乎看到了聊城檢察事業最美好的未來。
  車載的收音機里,不期而遇傳出了岳飛的《滿江紅·怒髮衝冠》: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曾是一名軍人的張科長聞聽此曲似乎又想起當年,那一刻的豪情萬丈,似武穆重生踏破賀蘭山闕,他有些激動地說,我們並不是缺乏幹事創業的激情,只是沒有方向;我們並不甘於平庸,只是找不到飛翔的翅膀。但是今天,聊城檢察人的機遇來了,我們怎能坐失良機,落人之後呢?
  他那種意氣風發,捨我其誰的浪漫主義情懷讓我瞬間激動不已,是啊,我們離開得太久了,但終於我們還是回來了!
  你看那秋色中洋洋灑灑漫天遍野的秋葉,正紅得燦爛,就像我們摯愛的檢察事業,如火如荼,順著最美的秋陽,向著美好的明天一路延展……
  (作者單位:山東省聊城市檢察院)  (原標題:最是秋色爛漫時)
創作者介紹

FrancFranc

cv18cvyab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